至诚健康网 为网民提供健康生活常识平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互动社区 > 牡丹江新闻 >

    大庆金融机构总数达196个 金融机构网点达800多家

    2016-05-31 10:48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大庆金融机构总数达196个 金融机构网点达800多家

    5月31日讯 当前,银行业生态正在重塑之中。各家国有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纷纷使出浑身解数,抢占有限的金融市场,众多实力派的外地银行也纷至沓来,加之小贷公司、互联网金融都欲从中分得一杯羹,传统银行发展步入新时期、新阶段,面临新形势、新问题。

      支行是践行者,是基本经营单元,是银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关乎整个银行的发展成败,也是一个区域金融产业不可忽视的重要构成要素。

      金融与实业是互为因果,唇齿相依的关系。支行是直接面向企业的金融业前沿阵地。目前,大庆金融机构总数达196个,金融机构网点达800多家。

      在不良贷款、不良贷款率双升的背景下,从审慎经营和防范风险的角度考虑,各基层行面临的经营压力可想而知。如何带好团队,如何如期完成任务指标,如何提高客户粘性,如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为中小企业服务,几乎是每个支行行长夙兴夜寐思考的问题。

      日前,广发银行龙南支行的行长徐国营与光大银行乘南支行副行长张国栋,就支行的运营管理、考核机制、团队建设、服务创新等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辩。因所处环境和立场不同,观点不一,但对于大庆各基层支行在新形势下的创新发展和构建区域金融产业良好的生态环境提供了启示。

      现象:

      存款指标重要还是服务重要

      徐国营在支行行长的位置上已经度过了第四个年头。在这四年里,他早出晚归,出入于大小经济会议,行走于各种商务宴席,结交人脉,拓展业务,把辖下支行的业绩做到了市行第一。

      但是就在近期,他却因没能完成任务指标而受到了处罚。

      如果按总行KPI(关键绩效指标)考核,他能排全市第一,但按“冲时点”指标来考核,他却没能完成任务。

      虽然,自去年“十一”起,国家银监制度就已作出重大调整,取消了延续20年的75%的存贷比上限,但当前很多银行并未彻底为自己“松绑”,大庆的很多支行行长仍在揽储的压力下,在“冲时点”的路上疲于奔命。

      于是,在徐国营对考核机制抱怨不已的时候,张国栋从关心同学的角度提出了中肯的建议:你应该把更多精力放在团队建设上,增强团队凝聚力和战斗力,创新服务方式,提升服务质量,做好存量市场,增强客户粘性,再向增量市场要效益。

      徐国营自然有自己的困扰和苦衷,张国栋则从自己支行的管理效果给予反驳,两人激辩了一个多小时,几乎吵起来。

      按徐国营的观点:你们光大银行跟我们广发银行机制不同。你们有权限,员工不好好工作,有制度处罚,行长有权调换岗位,广发行支行对员工却没有这方面的裁断权限。而且,光大银行的支行在员工考核上也有奖金二次分配权。有这两条,管理上自然容易得多。

      张国栋则认为,不用提权限,因为光大乘南支行在管理上虽然严格执行制度,但提升业绩起到更大作用的,还是团队建设。

      “制度和机制是很关键,但遵章守纪不一定就能提升业绩。”张国栋说,“你要善于给员工一个预期,描绘一个愿景,然后带着他一起干,让他体会到按你说的去做,和不按你说的去做,结果是截然不同的。”

      “多劳多得,谁不希望?”徐国营反驳,可是广发的考核却存在弊端。按他的解释,他们支行不是干得多就一定收入高。有的理财经理月收入能达到四五万,他整天奔波,联系客户,最后都算理财经理的业绩,而他今年的月收入才4000多。

      但张国栋指出,尽管业绩算在了理财经理头上,却也是全行的业绩提升,最终也就是徐国营个人任务完成度的提升,这没什么可抱怨的。

      张国栋认为,徐国营的敬业精神在大庆银行界都能名列前茅,但是他太累了。专注于经营人脉,主要精力都放在大客户和对公业务上,却对零售存款有所忽视。

      “新常态下,靠人脉已经维系不了客户粘性,哪个企业没有几个银行的朋友?今天能把存款放你这,明天就可以转给别的行。人脉经济是最脆弱的!”张国栋认为,广发行一直以扶持中小企业发展为己任,但不该忽视了零售存款。

      “就像拔河一样,周边居民存款就在我们和其他银行之间流动,谁使的劲大,谁做的服务到位,谁的存款就多些。”张国栋说,所以,团队建设应该成为支行管理的核心。

      近年来,大庆金融机构的规模和实力明显增强。截至2015年末,全市金融机构总数发展到196个,金融机构网点数达到802个。上述两位行长所面临的矛盾,也是其它银行面临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金融机构面临的问题。

      市金融办上市科主任胡志国认为,尽管多层次资本市场在逐渐形成,但银行业仍是金融业的中流砥柱。各家银行基层支行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能否遵循市场规律,改变经营理念,对区域经济和中小企业的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影响

      揽储压力大,对实体经济服务弱化

      随着金融机构的逐渐增加,目前大庆金融业总资产超过3000亿元,金融规模和发展实力明显增强,这也预示着大庆金融业对地区的服务能力将进一步提高,对地方实体经济的支撑能力将会更强大。

      截至2月末,金融创新服务实现新的突破,全市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余额6.1亿元,同比增长10.1%;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余额6.4亿元,同比增长14.1%;奶牛活体抵押贷款6313万元。创新贷款余额累计实现13.1亿元。

      但相对于大庆庞大的存款余额和存贷差,银行业在服务实体经济创新方面确实有很大提升空间。

      目前银行业流行一个段子,“如果你爱一家银行,就给她存款。如果你恨一家银行,就在每月最后一天给她存钱。”这反映了市场针对银行被银监会上了一道“月末存款偏离度不得超过3%”紧箍咒之后的调侃。

      但综合当前银行业的发展状态,商业银行存款“冲时点”问题仍在一定范围内存在,支行行长的多数精力,仍放在如何顶住揽储压力上,难免会弱化对中小企业的服务。

      多数商业银行的考核方式,已经从原来的月末和季末考核,变为强化日均存款的考核,那么就不是月末季末突击可以完成任务的了,平时更加要注重关系维护,压力可能更加大。

      然而,存款增长总是与一定时期经济总量紧密相关,区域内的社会资金变成存款总量是有限的,并不会因为银行无限追求,存款“蛋糕”就自然长大。如果缺乏理性,违背市场规律,只能加剧社会资金不合理、不正常流动。

      胡志国认为,在互联网金融的迅速崛起,以及利率市场化推进、同业业务压缩等多重因素叠加影响下,银行传统经营模式的弊端已经逐渐暴露出来。

      按当前多数银行的规则,中小企业想要得到贷款,必须先要在该行有大额存款。

      可是有存款还找你银行干嘛?所以,中小微企业想从银行融资,仍是很难完成的任务。尽管政府和媒体始终在推动银企对接,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对于整个区域经济,仍是“杯水车薪”。

      有关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小贷公司的发展曾经一定程度上,对实体经济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小贷公司的资金,多数也需要从银行来贷款。

      银行贷款给小贷公司,小贷公司再高息贷给中小微企业,无形中,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加大数倍。不但制约实体经济发展,也加大了银行业的经营风险。

      “专注于吸血,却吝于输血,显然不是健康的金融市场生态。其中,虽有本土民营经济较弱的因素,但更多还是因为银行的经营理念落后。”该业内人士如是认为。

      可喜的是,有些银行已经在业务上和服务理念上有所创新。比如正在筹备中的壹壹玖创业咖啡,想与银行达成合作,联系了两家支行,其中一家觉得对存款业务提升不大,就没接受;另一家却分析市场预期,接受了合作,并免费为其印制了上万张储值卡。

      胡志国告诉记者,商业银行必须顺应适时,适应新常态,转变经营理念,打破“存款论英雄”经营理念,建立科学业绩考核机制,从根本上遏制乱拉存款的冲动,使存款竞争恢复理性和自然,从而更好地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更好地提高自身竞争力。

      具体而言,商业银行应立足业务创新、优化结构调整、改善盈利来源、拓宽业务渠道,强化决策、制衡机制,建立规范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

      困扰:

      同质化竞争严重,创新服务明显不足

      随着大庆银行数量的增多,个人与企业的选择性更大,可以通过比产品、比服务、比效率,选择更适合自己的银行和产品,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金融行业的竞争。

      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在监管部门一系列新规之下,银行揽储趋于理性,其更加注重自身产品的研发与渠道的创新,这对于银行业来说是件好事。而对于储户而言,银行间有了竞争,存款就可以“货比三家”,就可以选择存款利率高、服务态度好的银行办业务了。

      但是,从徐张两位行长的激辩可以看出,大庆银行界仍处于传统层面的竞争态势,同质化竞争严重,创新服务和差异化竞争明显不足。具体体现,就是各银行的支行都还以揽储为核心任务,因承担繁重的拉存款任务,已经降低了对中小企业、储户的服务效率,更主要的是事倍功半。

      徐国营可能连续一周参加各种商务活动,应酬商界各行各业的新老朋友,但有效沟通,业绩提升却不一定立竿见影。

      “大庆对公存款就600多亿。大庆企业就那么多,经济下行压力下,更难有较大幅度增长。”张国栋说,就那么一块蛋糕,别人多切一份,你就少一份,“说白了,争取对公存款,就是各银行互挖墙脚,像拔河一样。各支行把力气都用在这方面的话,还谈什么应对危机,创新发展?怎么支持实体经济?”

      但龙江银行祥阁支行行长彭勇却站在徐国营一边,因为他确实也在干着大客户经理的活。“目前支行管理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需要从顶层设计去解决。”

      彭勇刚看的一篇行业调研文章提到,目前支行管理的难点主要存在三个方面:

      一是管理行与支行网点的目标达成的联动管理不到位;二是支行各业务的联动管理不系统;三是支行的自身管理不到位。

      其中,管理与支行的目标达成联动管理,又存在对支行目标达成策略指导不到位,营销活动策划支持不到位,计划督导不到位,实践的总结推广不够等具体细节。

      彭勇指出,文章中的观点有醍醐灌顶之功效。“最高明的管理是在一线大量实践过程中,发现好的创意,把它优化一下进行推广。管理行就应该加强这方面工作,把它标准化、流程化、实操化。”

      支行各业务的联动管理不系统,则涵盖公私联动、支付联动、借贷联动、投贷联动四个方面。

      比如公私联动,在公司业务的客户里面,需要挖掘企业高管的个人理财服务和企业员工的个人零售业务。在零售业务的高端客户里面,也需要有效挖掘他们背后的企业服务。今天的零售业务高端客户,尤其私行级的客户,包括一些贵宾级的客户,大部分都是企业的管理层和老板,他们背后都带着企业。

      但张国栋认为,这需要一个团队集体去挖掘,绝不是支行行长单枪匹马能够完成的任务,所以团队建设确是当务之急。

      而在支行自身管理方面,经营重点、客户体验、厅堂营销、存量客户管理、目标过程管理等方面,各家银行多少都存在不足,有很大提升空间。

      对策:

      顺应新形势,快速实现角色转变

      支行是商业银行基本组成单位,支行工作的好坏直接决定着商业银行的成败,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一地区金融对于实体的重要性。支行行长,既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一环,又是带领大家实干的“兵头将尾”,既要学会做帅才,更得懂得如何做将才。

      这是张国栋的观点,他始终坚持,支行要干好,支行行长的作用至关重要。

      但徐国营和彭勇却认为,顶层设计更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人力资源培训师我们都请过,培训过后,确实有点起色,但过段时间就涛声依旧了。”徐国营说,根本制度不改变,个人的努力作用微乎其微。

      但在要求管理行与支行目标达成的联动管理到位之前,各支行在提升业务联动管理系统性方面,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

      比如,从资产类客户里面挖掘负债业务,从负债客户里面去寻找资产业务的商机,这是第二个联动叫支付联动;比如,把大量信用卡的客户,转化成本行的借记卡客户;再比如,去看看餐馆、看看旅游业等等别的行业是怎么做的,然后创新服务理念和形式,优化服务流程,增强客户体验……

      “谁都想做增量,但不把存量做好,谈何增量?”张国栋说,不能守着支行这个存量客户的金饭碗讨饭吃,要想办法提高存量客户的激活率、盘活率,通过高水平的客户经理,进行有效沟通,提升信任度。

      张国栋举例说,一个客户拿100万来,如果只是简单存款,对客户就是不够负责的,因为存款利率太低。所以如何设计能让客户收益最大化的组合理财方案,是各支行大堂经理应该起到的作用和努力的方向。

      “这对客户经理的沟通能力、专业能力要求很高,而我们支行已经能做到。有的老客户,或者由老客户介绍的新客户,直接就来找大堂经理,因为他们已经建立了信任。”张国栋不无自豪地说。

      而徐国营认为,各支行之间的联动也很重要。有些营销活动,一个支行的力量勉为其难,如果几个行能统一策划、安排人手、设计流程,产生的影响和效果会更佳。但这需要管理行来统一协调,这也是管理行在策略指导、策划支持、计划督导等方面需要改善的。

      “银行要适应当下的经济形势,确实应该戒除浮躁,并且需要真正的一线支行反馈、管理行响应、风控计财跟进、决策部门突破的一体化机制。”徐国营说。

      徐国营已经意识到,必须顺应时势,转变角色。所以,他最近开始比较多地关注一些中间业务,比如金融租赁,广发行一直就有这方面的业务,但大庆了解融资租赁的企业极少,所以一直没有开展。最近,有两家民营医院有通过融资租赁购进设备的要求,徐国营已经在帮其联系专业机构。

      发稿前,记者接到徐国营的电话说,大庆广发行已经通过省行向总行提出申请,要求修改考核机制,包括增加支行考核权限和人事管理的权限。

      “有人说,金融行业是金漆的鸟笼,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其实这是一种卖乖。笼子外面有老鹰,谁还想飞出去?其实,大家只是想把这笼子变得更大一些,能飞得更高一些。我们真的很想为区域经济发展做一份贡献!”徐国营说。

    专家在线解答

    关注大庆微商城公共号